再見,A4!

以下故事可能令你傷心,但悲劇仍有望避免。

候鳥的世界充斥着來自大自然和人類的威脅:嚴峻天氣、捕食者、城市發展導致的生境流失、捕獵等等。由繁殖地飛往過冬之地,再安全返回家鄉,遷徒過程才算順利完結。很可惜,有一隻雀鳥的旅程卻以悲劇告終。

Eurasian Curlew

Eurasian Curlew ©Neil Fifer / WWF-Hong Kong

 

白腰杓鷸 (Eurasian Curlew)是一種灰棕色的水鳥,又長又彎的喙是牠的標記。近年牠的數量持續下跌,已被列為近危物種。儘管如此,近年在米埔發現牠蹤跡的次數卻上升,相信有一定數量的(逾1,000隻)白腰杓鷸選擇在后海灣避寒。

在2012年3月22日,香港鳥類環誌協會和WWF合作於本港為一隻白腰杓鷸繫上足旗,並編配獨有「身分證號碼」──A4。在接下來的冬天,牠回到香港避寒,在今年1月18日至3月16日期間,我們曾七度發現A4的蹤影。料想不到這是牠最後一次現身米埔。

僅一個月後的4月18日,已經離開米埔的A4被發現在河北省唐山市一個鄰近渤海灣的村落,其中一邊翅膀受傷。牠被帶往唐海自然保護區接受治療,但翌日傷重死亡。

渤海灣的濱鳥研究員透露,渤海灣泥灘一帶設有大量漁網,網內曾發現濱鳥屍體,相信A4可能是被漁網擒獲導致翅膀受傷。

非法捕鳥在中國、甚至整個東南亞都很常見,擒獲的雀鳥多數成為野味或囚鳥。不法份子在雀鳥聚集的地方設置「霧網」—由尼龍織成、幾乎隱形的捕鳥網,將雀鳥不論生死、「一網打盡」。

廣東省雷州市附城鎮在2012年曾發現有勺嘴鷸(Spoon-billed Sandpiper)避寒,當地早前便發現被460個霧網包圍。勺嘴鷸是極危物種,目前全球只剩不足200對,東南亞的非法捕獵被視為對其生存的一大威脅。

另一種在米埔定期出現的易危物種黃胸鵐(Yellow-breasted Bunting),在遷徒過程及避寒時,亦同樣受到非法捕鳥的威脅,以中國為例,被捉的黃胸鵐往往成為餐桌上的禾花雀。

非法捕獵候鳥在中國及東南亞均是嚴重問題,但它仍有望解決。我們正和中國的保育人員及政府部門合作,在濕地增加巡邏及移除捕鳥網,希望發生在白腰杓鷸、勺嘴鷸、黃胸鵐身上的人為悲劇不會重演。

Digg This
Reddit This
Stumble Now!
Buzz This
Vote on DZone
Share on Facebook
Bookmark this on Delicious
Kick It on DotNetKicks.com
Shout it
Share on LinkedIn
Bookmark this on Technorati
Post on Twitter
Google Buzz (aka. Google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