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鳥的奧秘

Migratory birds in Mai Po ©Rubin Chua / WWF-HK

Migratory birds in Mai Po ©Rubin Chua / WWF-HK

 

候鳥每年由寒冷的繁殖地飛到較暖和的地方避寒和覓食,旅程絕不簡單。適逢5月11至12日是世界候鳥日,讓我們看看候鳥遷徙的秘密。

馬拉松式遷徙

Sooty shearwater ©putnetmark / flickr,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 Alike license

Sooty shearwater ©putnetmark / flickr,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 Alike license

每年夏季,灰水薙鳥(Sooty shearwaters)由新西蘭飛往北太平洋區域尋覓食物,飛行里數近64,000公里(40,000英哩),是自科學家利用電子標籤追蹤以來,記錄到最長的動物遷徙距離。

一趟漫長的旅程將灰水薙鳥由位於南半球紐西蘭的繁殖地,帶往北半球的日本、美國阿拉斯加或加州覓食,歷時約200天。

另一種候鳥北極燕鷗(Arctic Tern)來回北極和南極洲,一度以每年飛行30,000公里(18,600英哩)的記錄,成為最長遷徙距離的鳥類。但由於牠的身型細小,無法安裝電子追蹤標籤,真正的飛行實力仍有待發掘。

為何不迷路?

既沒有地圖,衛星導航系統也欠奉,為何候烏每年能橫跨上千公里的距離,由繁殖地飛到同一地點覓食?科學家研究發現,候鳥有一套偵測位置和導航的方法,讓牠們不會「蕩失路」。

天生就是指南針:有些雀鳥的鼻、腦、眼或喙能感應地球磁場,發揮指南針的作用,為牠們導航。

認路:年年如是的旅程,令候鳥透過途中遇見的地形或景觀,記住飛行路線,無論是河流、海岸線、山野,甚至是車路,都是候鳥的路標。

以星、日為記:候鳥也會觀星!牠們在夜間飛行時,星體的位置和分布有助牠們校正方向。日間則靠太陽位置引領。

高速「飛」馳 深藏不露

Great Snipe © Sergey Yeliseev/flickr,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irivative Works license

Great Snipe © Sergey Yeliseev/flickr,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irivative Works license

飛得最快的候鳥……居然是豐滿圓潤的細小濱鳥——大鷸(Great snipe)!牠們穿州過省,由瑞典飛往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期間不眠不休飛行兩天,並能以平均時速97公里,不停站完成6,760公里的旅程。

大鷸的飛行實力經常被輕視。細小圓潤的身型、違反空氣力學設計的一雙翼,橫看豎看也不是飛得快的料子。但原來豐滿身軀內藏的脂肪,正是讓牠們不停歇完成旅程的能源。

積穀防饑

為了儲存足夠糧食長征,很多候鳥物種會在遷徙前的數天或數周進入「過量攝食」(hyperphagia)的狀態。牠們胃口大增不停進食,將脂肪存於胸和側翼,務求有足夠能量完成旅程。

雀鳥這時通常會增磅三至五成,甚至更多,剛才提及的大鷸便幾乎增磅一倍!儲存下來的脂肪會在飛行中完全消耗,因此雀鳥完成旅程後會筋疲力竭,體型亦會打回原形。

候鳥殺手

候鳥遷徙的過程危機處處,很多雀鳥無法完成旅程,甚至客死異鄉,常見原因包括食物不足、成為獵物、惡劣天氣等等。除了自然因素,人為因素也是令候鳥遷徙失敗的元凶:城市發展及污染引致的生境流失、光污染影響雀鳥導航、盜獵等,高樓大廈亦是候鳥殺手,單是在美國每年就有多達十億隻雀鳥因撞窗而死,香港也有類似的情況。

Digg This
Reddit This
Stumble Now!
Buzz This
Vote on DZone
Share on Facebook
Bookmark this on Delicious
Kick It on DotNetKicks.com
Shout it
Share on LinkedIn
Bookmark this on Technorati
Post on Twitter
Google Buzz (aka. Google Reader)